上周末回家,小编见到了一位许久未见的朋友,几句寒暄后,他惊讶地说:你也在从事跨境电商方面的工作?我点点头,反问道:你也开始做跨境电商了吗?我记得你之前是做外贸采购的吧。

朋友没有正面回答,叹了口气说:前两年我在的公司效益不太好,老板提出了裁员,而我就在名单之上,拿了一些赔偿金后,2019年我想博一把,因为本身做的是外贸采购工作,想着和工厂有一定交情,做亚马逊应该比较有优势。他的计划是找工厂下几款之前外贸公司客户拿货量较多的产品去卖,刚开始做的时候基本上不愁卖,反而愁工厂的出货速度,以至于有段时间每天去工厂盯着。讲述这段经历时,可以从朋友的脸上看出一些自豪。但接下来,朋友的脸色慢慢地变了。他继续说道:19年圣诞节前,我店铺有一个爆款还有两个小爆款,于是我找父母商量,向他们描绘了跨境电商的前景,希望他们能支持我,父亲什么都没说,只是叫母亲第二天去趟银行给我转20万。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和父亲举杯饮酒。我兴奋地跟他们说等2020年赚到钱了带他们去旅游。

但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哪个先来。2020年元旦刚过完,我又申请了一个亚马逊账号,并下了25万的货到FBA,期盼着第一季度能把货都卖完。后来你也知道的,从过年开始,我没一天是吃得香睡得好的。单量从几十上百单,到现在个位数甚至0。现在每天最怕的就是开电脑。我的父母每天都安慰我,会过去的,我也在他们面前装的坚强乐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越来越坚持不住了。为了还房贷,我现在白天有空就送外卖,晚上做代驾。可能单干不太适合我吧,顺风的时候没特别的感觉,逆境的时候压力太大了。

后来我也安慰了一下朋友,希望他能撑过这段时间,我想这不是他一个人遇到的麻烦,去年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份调查问卷,其中一项是卖家年龄调查。数据显示25岁-54岁年龄段的卖家占了整个群体的75%,这是一群即将负起家庭责任和家庭责任沉重的人。之前有个卖家在微信上私聊我,讲了他的故事,他本来在过年前跟老板提了辞职,老板对他说年底了人不好招,如果要辞职的话能不能等到年后呢?他同意了。后来疫情爆发让他进退两难,所幸老板比较大度,让他留了下来。他对我说:不多想了,只有生存下去,才有机会活出精彩啊。

是啊,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没有谁能在这个时候过得行云流水。有人总结了目前上班的流程,开机一一骂平台政策,怎么还不全面开放一一骂物流,怎么还没送到一一对着电脑求单量。但这些似乎也没什么用,在一通发泄后,工作还得继续。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国外的记者在采访一起事故时,发现其中一名伤者是自己的妻子,为了完成采访,他强忍着情绪保持稳定,直接完成后才开始掩面痛哭。众生皆苦,唯有自渡。平静的水面下,总有一些看不见的小漩涡,在某个时间猝不及防地把游泳的人给吸进去。

但是目前有不少好消息传来,Adobe发布数字经济指数报告显示,4月份美国电商经历了类似于“黑色星期五”的销售。亚马逊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6%,市值大幅增长。Lazada菲律宾站购物节活动成交量打破纪录。Etsy四月销售额增长了100%,这也是自其2015年上市以来,销量最高的一个月。我国4月份出口增长8.2%。就像大热的视频《后浪》中说的:“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正因为有了你们,Made in China才能走到全球每一个角落,也正因为有你们,中国制造越来越被世界认可。虽然这是黑天鹅事件,但也是跨境电商的机遇,我相信我的朋友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也相信中国的跨境电商行业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已发布0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