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跨境卖家遭工厂“抢食”!运营开荒有多难?

奥密克戎肆虐全球,新的疫情之下,世界经济形势似乎都萎靡不振,甚至有倒退的苗头,我国也不例外。

经济下行直接影响的就是百姓生活,拿房贷来说,部分受疫情影响的人群表示:快要还不起了!

对于跨境卖家而言,经济下行带来的挑战也相当严峻。不止如此,受此波及的跨境从业者、供应商工厂,都纷纷被倒逼寻找新的求生之路。

01

疫情之下,

跨境卖家休戚与共的工厂都怎么样了?

对于跨境卖家来说,工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近期工厂的处境却颇有些难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整个三月外贸订单少了一半,老客户也不下单了”,这一句话,就是外贸人现状的真实写照。

在新一轮疫情冲击下,沿海、江浙一带的工厂不得不为防控让步,生产计划被打乱,原材料运输不畅。此外,员工、客户所在区域一旦采取防疫措施,也给工厂生产经营带来不确定性。其中,上海、广州等地的许多航班被取消,另外,国内许多港口也被限制运转......

不仅如此,全球疫情反复,加上俄乌局势,原油价格和化工产品价格上涨, 都加大了相关工厂的成本压力。此种情境之下,数以万计的工厂在苦苦支撑。

“疫情发生后的两年,我们工厂耐强日晒的面料出口到欧美十分抢手,可是进入2022年,订单几乎断崖式下跌,看着静悄悄的车间,真是心急如焚。”

“我一朋友开的工厂,2015年有30多人,现在还有几个工人,老板亲自干,文员都没有看,不知还能撑多久。”

“纺织行业去年这个时候有大把的事情干,现在厂里面的订单少得可怜。”

图源于微博

对此,有卖家坦言:这个结果是早该预料到的,产品如果不能从制造转型到创造,赚的也只能是加工费,低端产业链的上下游扛揍能力有限。因此,许多工厂也在逐渐转型寻求自救,从供应商转变为跨境卖家就是方式之一,不过,转型做跨境,就会是工厂的生存之道吗?

02

跨境卖家清仓甩存货,

“活下去”成2022年的关键词!

跨境卖家在2022,又将面临着哪些挑战呢?

近期的海运费呈现出小幅下降趋势,一方面受传统淡季影响,出货需求降温;另一方面航线运力的持续增长,甚至货代、货主(卖家)都开始自己租船运货。但是对于跨境卖家而言,相比前两年的价格,海运费仍在高位运行。

图源于航运交易所

几家欢喜几家愁,近日,全球第三大班轮公司中远海控发布了今年一季度暴增的业绩公告,公告表明,海运涨价带来超高利润。据其业绩预告,中远海控预计1-3月实现净利润约为276亿元,以此计算,一季度中远海控日赚约3亿元。

图源于中远海控公告

此外,中远海控在发布2021年报时研判,2022年初以来,集装箱航运市场延续了 2021年高位运行的总体态势,需求仍然具有一定弹性,全球港口持续拥堵让有效运力供给备受压力,市场供求关系紧张态势在2022年上半年难以得到大幅改观。

不仅如此,运力紧张、成本上涨的同时,价格战依旧在持续上演。追溯到2020年跨境电商呈现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当时不少卖家对形式判断失误,盲目备货。然而一场封号潮的到来,百亿大卖账号被封,无数中小卖受到冲击,成本、资金压力之下,各个卖家不得不选择清仓甩货。伴随新卖家的进军,一时之间,价格战打得如火如荼,且行业内的竞争也越发激烈。

就连行业大卖安克创新,在其发布的最新财报中也提到,2021年末公司存货达2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的24.32%,而资产减值也高达8000多万,对此,安克称这主要是公司业务持续增长导致备货产成品增加所致。

图源:Anker2022第一季第财报

除此之外,跨境卖家面临的还有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包括海外消费力下降、全球通货膨胀等风险,无疑都为跨境卖家的生产经营增加了不小的阻力。不少卖家认为:2022年,活下去三个字成了关键词。

03

亚马逊运营跳槽去工厂,

前景如何?有哪些坑?

跨境经营风险增大的同时,卖家和工厂都面临着订单下降,业绩下滑不止的险境。这一切对跨境职场人也产生了巨大影响。从去年年底以来,跨境圈内的裁员潮就一直方兴未艾,行业内招聘求职的金三银四,似乎也没有溅出什么水花。

为求生存,许多传统工厂不得已转型做跨境,随之产生了更多的工作。那么,当一位亚马逊运营选择去工厂做跨境,究竟能否大展拳脚?毕竟工厂有与生俱来的产品优势。对此,一位有三年多精品运营经验的卖家分享了一段自己去工厂开荒的经历:

这是一家工贸一体的公司,入职后不仅要收拾之前运营留下的烂摊子:包括账号畅销款快断货产品的生产、产品存在的问题反馈和改进、生产和工程的相互推脱等。还要处理以下几点难题:

  • 一面清库存一面扣工资。工厂生产的是大件货值较高的东西,运营选品也跟着选,结果导致一批大件高货值的库存冗余,再不清货长期仓储费只会越亏越多,因此公司亏多少,每个月还需要从自己的工资里扣除一部分补上。

  • 推广的过程问题频发。黑帽怕账号不安全,白帽觉得推广费太高要降低广告预算,站外又觉得亏本太多,然后说,如果没法盈利的话那还推广干什么?行,那就低成本保利润推吧。选品就更不用说了,之前的运营无数据选品,全凭感觉!

图源于知无不言

对于该运营来说,工厂开荒原本以为是老板赏识,没想到在低成本的推广下勉强也只能做到2W美金一个月,每个月拿着各种被克扣的底薪,最后只能从意气风发变成彻底的自我怀疑。

对于该运营去工厂开荒的经历,业内人士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工厂开荒对综合素质的要求很高,平台的运营经验必要,但其实只占了很小一部分。有运营经验,可以让你做一个好运营,但是统筹全局真的差太多,千万不要把这个作为依仗。工厂坑么?真的很坑,典型钱少事多,但这是常态。做人心里要有一杆秤,衡量自己的能力,当下环境是否胜任;衡量未来收益,是否达到你的期望,以及风险你是否可以接受。

写在最后

事物总有两面性,疫情一方面助力了跨境电商的发展,物流难题和成本困境也一面桎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而对于跨境企业、工厂和跨境打工人来说,也同样如此,不论你是哪一方,既然入局,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跨境风险,都会是自己即将面临的挑战。

时势造英雄,最后鹿死谁手,就要看哪一方能否在跨境这条道上继续走下去了。

以上是为大家带来的文章“跨境卖家遭工厂“抢食”!运营开荒有多难?。”

(文章来源 | 公众号 侃侃跨境那些事儿)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已发布0

0 收藏